木木哦

人打一出生,便开始受伤。不如说,在这人世间走一遭就是为了受伤。每一个粉红色的伤痕都藏着一个故事。


近来总是梦到爷爷,生怕他出事,不在他身边,我有罪。


以后

以后要找的他要天天为我画眉,我为他刮胡子,如果不小心刮破了,那我就为他贴创可贴。我还是蛮贤惠的。体贴的。


想起我未来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。都说爱人之间应该是互补的。像爸爸妈妈那样。一个脾气不好,另一个就很包容。我的眼睛很小,眉也很淡,那他应该就是浓眉大眼了。想想还挺帅的。我的嘴巴也很小。哈哈,他嘴应该挺大的。你这个死大嘴还不出现。我还是个爱哭鬼,也喜欢做鬼脸。他肯定是个面瘫,万年冰块脸。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仍然冰着个脸,还是被女朋友给逗的开心。希望你们两个快点分手了来我身边吧!哈哈!我好坏!


不止一个人说过,我的恋爱史就是只谈一次恋爱,然后和这个人结婚,生子。

要真是这样该有多好啊!!!

上辈子肯定积了不少德。


知音

宋小青弹古筝,杜明汉能够看到蝴蝶。

杜明汉可以体会到宋小青写的诗。

蝴蝶眨几次眼睛,才学会飞行。

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知音。


每次看到的你,和我脑海中的你,还有梦中的你,都不一样。


蛔虫一只?一条?还是一个啊?


If you live alone.

最后的最后。


被恶梦惊醒,睡不着了。开机。写吧。记录下

第一次被噩梦吓醒,心跳加速。梦里所有的人都充满了罪恶的眼神。似乎每个人都想杀了你。你小心翼翼的躲着他们。他们却不会放过你。最痛心的。他们都是你的亲密好友。曾经的。现在的。